电影大片越来越「会玩」了

2019-08-21 15:20:17      点击:128

现在,人人都可以是艺术家。作为阅片界老司机,院长发现,近年来的影视作品越玩越大了。去年,斯皮尔伯格的《头号玩家》横空出世。依靠天马行空的想象和精细逼真的建模,将幻想中的VR世界变为现实。

在原本普通的影视作品中,增加大量交互式选项,打破“第四面墙”。让观众能直接参与到剧情当中,大大增强了参与感与代入感。《黑镜》的交互选择界面而今年大爆的《爱、死亡和机器人》,更是不走寻常路。抛弃系列剧集必须要“时长规范”、“画风一致”等条条框框,在这里,上一集还是血腥残酷的3D大片,下一集就变为了凄美哀伤的2D动画。

不同故事的迥异画风无一例外,这些作品都让人眼前一亮,而且话题度爆棚。总结原因不难发现——成功的秘诀,在于颠覆既有规则,冲破桎梏。当然,也许你会说,大导演们有资金有团队有专业技术,想要颠覆电影的“玩法”相对轻松。如果只是单纯的电影爱好者,连自己动手拍电影都很难,又何谈颠覆?说实话,这种想法院长以前也有过,直到我被狠狠“打脸”。

你猜,它是用什么拍摄的?不卖关子。导演拍摄这支看起来很贵的短片,只用了华为P30Pro裸机,未添加任何外设镜头。不只她,还有蔡成杰、白波、麦子等一众导演,共同参与了“未来影像艺术共创”。透过手机镜头,用影片呈现出他们对“未来影像”这一概念的理解。

不同的是,以往的新浪潮独属于艺术家,而这次逐浪中,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份子。比肩想要赋予影像艺术感,首先要靠镜头手段。微距、长焦、广角……不同镜头下的影像,能给予观众截然不同的观影感受。不信你看——透过彭宥纶导演挚爱的、被誉为“显微镜”的微距拍摄功能,拍摄蜜蜂筑巢、锹形虫晒太阳这样肉眼难得一见的画面,实在轻而易举。

甚至富有超脱于现实的美感。影片《悟空》中,男孩踏着微茫的夜色进山狂奔时,画面并未糊成一团,人物与山中草叶均清晰可见。这仰赖于华为P30系列超感光传感器带来的影像提升。如果想体会P30系列4K级别的拍摄画质,那白波导演的《一张图一座城》堪称最佳范例。

时长虽短,这些影片却凭借自身的优良质量,明确启示着影像创作者们:手机也可以拍出大片的即视感。周黎明认为,华为P30系列的超感光徕卡四摄,包含一枚4000万像素的超感光镜头、一枚2000万像素的超广角镜头、一枚800万大像素的潜望式长焦镜头,以及一枚ToF摄像头,实际上已满足了电影拍摄的基本需求。同时,手机相比大量传统设备,成本差异之大无需赘言。这也意味着,所有人都能拿起手机拍自己的大片。

如赛博朋克风格的《未来之眼》,依靠色彩斑斓的炫酷画面,呈现出超乎想象的未来光景。然而这份炫目背后,影片的拍摄实际上只借助了一个脚架、一个稳定器和两个灯棒。通过手机对外界亮度的智能识别,想得到色彩鲜亮、明锐清晰的夜景大片,只需动动手指。如此化繁为简,极大降低了拍摄难度。

事实上,想得到同样富有真实感的画面,只需要将手机绑在水桶上滚下,以及在镜头上滴一滴水,再用手擦去。若换做庞大的传统设备,既不能绑在水桶上,也无法在巨大的镜头上滴水。想要捕获主人公真实视角的画面,想必要花费更多周折。这样独属于手机的便捷性,操作难度低且富于技巧。

同时,就如周黎明先生所言,类似独立片、小制作、现实题材这种追求影片粗粒感的作品,也很适合用手机进行拍摄。比如早在2012年,部分电影内容由手机拍摄的《寻找小糖人》,就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的荣誉。2015年,全部依赖手机拍摄的88分钟故事片《橘色Tangerine》,甚至获得了24个奖和40个提名。突破谈到“突破”二字,我还要说回《悟空》。

人的眼睛是横向的,所以我们往往更容易接受横向的展现形式。但,导演蔡成杰就是要走出大众审美的舒适圈。突破传统横向拍摄的束缚,如同海报一般,寻求画面上下的信息量。从截图中,也能体会这种独特的“海报美学”。

如今,蔡成杰导演却灵活运用了竖屏拍摄方式,辅以手机的强大拍摄功能,成功完成了一部充满怀旧感与艺术感的作品。恰如周黎明先生所说,“从某种角度,《悟空》想要确立竖屏影像的文人性和高级感。”《悟空》导演蔡成杰同样令人眼前一亮的突破性,也在定格动画《大象》上有所体现。制作定格动画,运用的并非手机录像功能,而是拍照功能。

借助华为P30Pro超感光徕卡四摄的摄影力优势,人偶的面部表情、衣服材质皆细腻可感。等效焦距16mm的广角镜头,令图像视觉效果充满张力,极富立体感与空间感。仅借助一部手机所承载的最新科技,呈现最具怀旧感的定格故事。这部动画的诞生,似乎也微妙地与动画传递的道理相契合:我们观察世界的方式,切莫受限于某种既定的格局。

《大象》导演麦子不止如此,早在2016年,华为和徕卡就结成了光学工程的长期技术伙伴,并设立了麦克斯·别雷克(MaxBerek)创新实验室,联合开发了双摄像头手机华为P9。之后双方在新光学系统、计算成像、虚拟现实、以及增强现实等领域一直开展联合研发。有这等强强联手,华为手机在开拓影像技术上一马当先,自然也并非偶然。相信在未来,用华为手机拍出优秀作品甚至惊人之作,也将会越来越频繁。

曾开创中国实景演出先河,指导过奥运会开幕式的王潮歌认为——“未来影像艺术共创”的核心,便是通过万千视角,借助华为P30系列推动群体艺术创作,将创造艺术的权力交付到每一个用户的手上,抵达一个人人都能成为艺术家的“未来影像”时代。在导演彭宥纶眼中——慢慢的一些门槛和职业属性,都会被打破,每个人都会是导演,都可以做创作,每个人都是摄影师、记者、诗人、音乐人。知名影评人周黎明也曾感慨——发展到这一步,华为P30系列已经更像是一个助手了。有了如此强大的推动力,每个人都应该尽情发挥出内心的艺术潜力,拍出纪录生活、升华生活的视频作品。

更重要的是,它消弭了影像创作的技术门槛,把创作影像作品的技术能力交给无数人。“未来影像馆”中,就贴心地为新手们准备了详尽的手机拍摄“影像课堂”。不管你是想呈现出《未来之眼》中的科技感特效:还是对《悟空》中身临其境般的水下镜头情有独钟:亦或是也想制作属于自己的定格动画:哪怕是0经验的新人,进入“未来影像馆”内的“影像课堂”,都能快速get摄影技巧。影视文化发展至今,优秀却一成不变的作品已经很难唤起人们的激情与兴趣,革新的浪潮正悄然掀起。

来源:吐槽电影院。